(本篇原文發表收錄於此噗

 

其實一直在猶豫要不要整理到這裡來的><。
因為這篇當時是自己心情很糟糕、又覺得想寫文(突然想用這樣的方式紓解情緒吧)、但當下只想寫虐的(可是當時也只寫得出清河文),而寫出來的;
於是內容充滿著低氣壓OTZ。
自己覺得讓人看完大概也會造成別人心情跟著有點灰灰的吧(?),
所以就沒放上來了唔ˊ ˋ。 (不過後來想說還是放著好了,就還是發了上來這樣子的)

是說先別管傷的邏輯了,就讓我稍微糊弄過去吧QHQ//  (誒誒
(不過如果真要說的話,設定上就是有什麼很重又堅硬的道具在對戲過程中砸中了頭、還導致造成傷口而有流血的情況,這樣子的。) (嗯可能有點類似鄉土劇的那種情形吧應該(?


〈HIStory系列〉 
   之 
《離我遠一點》衍生文 

 

【你在。】[程清×豐河] (微虐‧慎/極短文)

 

 

(先跟清河CP抱歉TTT…這文虐到他們ㄌQQ…)

 

偶爾,
拍戲的時候,尤其是動作戲,
不免會受傷。

但這次,
在豐河接到電話、聽完對方告知情況之後,
心臟簡直都要停了。

他急急忙忙抓了錢包和鑰匙就往醫院以最快的速度衝去。

 
「請、請問程清在哪?」他氣喘呼呼地向問道。

「不好意思,您是?」

「我是他的家屬、他哥哥。」
還聽得出來豐河的呼吸還沒完全平復,但他還是立刻清楚地回答了對方。

「好的。他現在正要縫合傷口,正要帶到手術室外。」

「他、他還好嗎?聽、聽說,好像、挺嚴重的?」

「還好的。傷口流了比較多血、有點輕微腦震盪,不過患者意識是清醒的。」

「好…我知道了…謝謝你。」

豐河沒等對方的不客氣說出口,就立刻轉身離開找尋程清。


在走廊底端看見一張病床,上面躺著的的正是他著急尋找的人。

「程清!」

「哥。」

聽見那一聲輕喚,豐河卻沒有繼續開口說話。
他只是低下頭,沉默不語。

程清望著自家哥哥,垂下了眼角,
停頓了幾秒後,伸手往豐河的頭上輕輕摸著,然後打破這陣沉默:

「輪到我了。」

「嗯。」
這聲回應細小到讓面前的人幾乎都要聽不到了。

他還是沒抬起頭,
視線依舊停留在地上,

接著,他像是沒事般地抬起了頭、輕輕呼了一口氣,
右手伸向程清的手,緊握,
平靜地對著眼前的他開口:

「有我在。」

聞言,程清輕笑出聲, 
也看著對方說:
「別怕,我沒事。」

躺在床上再次微微仰起頭、瞥了瞥他哥哥的臉,
然後鬆開了手,
由醫護人員推著病床進了治療室。


——明明你才是最需要被安撫心情的那個人吧。

看看那緊抿的嘴唇、輕微顫抖的身體,還有那在眼眶已經看得見水光卻還是拼命隱忍透明液體。 
程清心想著。


在程清進手術房後,豐河像是洩氣般的跌坐在外頭的椅子上,

『看起來嚴重,但是沒有大礙的』
真是太好了。

一顆懸著的心,終於緩緩放下了,

但緊繃的身體還是止不住地小小顫動著,
在未見到程清之前、對他來說就是差點失去的狀況,

豐河很害怕,
他交叉緊抓著自己的雙臂,縮起身子,頭低垂,
眼眶裡堆積了早已容不下的淚水不停滿溢而出,


——程清,

萬一沒有了你、
我該怎麼辦啊……

 

{完}

創作者介紹

§《丹色.楓染》§

【小楓かえで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